把美国带入世界大国的总统成就斐然却被刺杀死后数百万人送葬

作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,美国自独立至今虽然已有200余年,但真正广泛参与国际事务、成为世界大国,距今只有百余年时间,而把美国由区域性大国带入世界大国行列的,正是第25任总统威廉·麦金莱。那么,麦金莱当政时都取得哪些成就?他最终的结局如何?

麦金莱,1843年出生于俄亥俄州奈尔斯里的一个工厂主家庭,由于家境优渥,因此自幼便接受良好的教育。1860年,麦金莱进入宾夕法尼亚州的阿拉格尼学院就读,但仅过了1年时间,便因健康恶劣而退学。麦金莱康复后,因为家道中落的缘故,不得不中断读书生涯,到邮政局谋得一份邮差的职位。

南北战争爆发后,麦金莱在林肯政府的号召下从军,因战功被晋升为少校,并与指挥官海斯(后来成为美国第19任总统)结下深厚的友谊。战争结束后,麦金莱转行做了律师,由于头脑敏捷、辩才出众,得以在打赢许多官司、赚取大笔钱财的同时,积累起相当的名望和人脉资源,并借此跨入政坛。

1871年,麦金莱与银行家詹姆斯·萨克森的女儿爱达结婚,并在岳父的介绍下,得以结识共和党后台老板、金融巨头马克·汉纳,并深受他的青睐。正是在汉纳、海斯等共和党大佬的提携下,麦金莱得以在政坛上一路“开挂”,在20余年的时间里,先后担任斯塔克县检察长、俄亥俄州众议员、州长等职务,在共和党内的地位和名望和日渐攀升。

在1896年举行的总统大选中,麦金莱在汉纳的力挺下参选,并在前总统小哈里森(1889-1893年在任)放弃提名的情况下,如愿以偿地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提名。在当年11月举行的大选中,麦金莱大胜候选人布莱恩,成功地当选为美国总统。1897年3月4日,麦金莱从卸任总统克利夫兰手中接过总统职权,正式宣誓就职。

麦金莱从克利夫兰手中接过来的是个“烂摊子”。此时的美国,正处在由费城雷丁铁路公司破产案触发的经济大危机当中,黄金储备缩减、失业率居高不下、工业生产严重过剩、农产品歉收现象迟迟得不到解决,由此导致民众生活窘迫、社会动荡不安。与此同时,美国的垄断资本主义已经形成,并开始进入到对外大肆扩张时期。以上种种,都给麦金莱提出严峻的挑战。

为了应对挑战,麦金莱首先从关税方面入手,支持修改1894年的《威尔逊-戈曼关税法案》,以提高羊毛、食糖和奢侈品等物品的关税,从而保护本国企业、缩小贸易逆差。与此同时,麦金莱还确定金本位制度,从而成功地稳定住美元的币值。麦金莱的改革措施颇见成效,使得美国经济克服危机并呈现蒸蒸日上的景象,而他本人也由此获得“繁荣总统”的美名。

在克服经济危机的同时,为了寻求更为广阔的海外市场,麦金莱政府抛弃自华盛顿以来所遵循的“孤立主义”立场,开始采取对外扩张策略。在这种情况下,美国率先与衰落已久的老牌殖民帝国西班牙为敌,通过1898年的美西战争,从后者手中夺取菲律宾、波多黎各、关岛等殖民地,并把古巴变为美国的“保护国”。经此一战,美国不仅获得大片海外殖民地,而且国际地位迅速攀升,一跃而进入全球大国之列。

正当美国忙于克服经济危机、与西班牙为敌之际,西方列强在中国掀起瓜分狂潮,到处租借土地、划分势力范围,并在各自控制的势力范围内实行排他性的歧视贸易政策。有鉴于此,麦金莱授意国务卿海伊在1899年9月提出“门户开放”声明,在承认列强在中国势力范围的前提下,要求在其租借地和势力范围内享有均等的贸易机会,并得到各国同意。

美国提出“门户开放”政策的真实意图,无非是凭借本国日益强大的经济实力,在“机会均等”的原则下,谋求在中国利益的最大化。但与此同时,该政策也抑制了列强对中国的瓜分野心,使中国得以保持表面上领土和行政权完整,从这点来看,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。此后30多年里,美国一再重申“门户开放”政策,并根据形势变化作出新的解释。

由于在恢复经济、海外扩张、增强国际影响力方面取得巨大成就,麦金莱的威望得到空前提升,并为他顺利赢得连任打下坚实基础。1900年11月,麦金莱在大选中再度完胜老对手布莱恩,如愿以偿地再次当选。然而,由于麦金莱在改革过程中过于照顾大资本家、财阀的利益,却忽略了工人、农民、城市无产者等的利益,由此为他招致杀身之祸。

1901年9月6日,麦金莱在出席布法罗泛美博览会时,一名来自波兰移民家庭的无政府主义者、失业工人乔尔戈斯,冒充总统的粉丝挤进人群,并假借跟麦金莱握手的机会,突然拔出藏在身上的手枪朝着总统的腹部连开两枪,导致后者身负重伤。由于庸医误诊,加之救治的医院条件简陋,导致麦金莱在8天后不治身亡,终年58岁,总统一职则由年仅43岁的副总统老罗斯福接任。

麦金莱遇刺身亡后,全国上下都陷入巨大的悲痛当中,有多达数百万民众出席国葬,可见国民对他的爱戴。麦金莱死后不久,一本广为流行的传记描绘了美国当时的气氛:“举国上下沉浸在极度悲伤之中……这次暗杀是历史上最最愚妄、最最没有意义的罪行。”至于凶手乔尔戈斯,连同帮手古德曼一起,在麦金莱死后不久便被送上电椅,接受他们应有的惩罚。

林涛、裴迎钦:《美国总统全传》, 时事出版社 2004年版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