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赛道半年报•锂电丨“宁王”营收是 “锂王”近8倍净利却少20亿 未来产业链利润分配还得看碳酸锂

锂电产业链是国内产业投资热度较高的赛道之一。自2021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大爆发,热是整个行业的关键词。从上游锂矿,中游正极材料、电解液、隔膜等,再到下游锂电池厂商,热点赛道不断涌现,整个产业链都在高速“扩产”。

新能源汽车销量持续高增长,锂电池产业链受益匪浅。大趋势下,锂电产业链上半年有着怎样的业绩表现?哪些细分赛道异军突起?从整体来看,上游锂源无疑是大赢家,营收净利润双双高增长。下游锂电池厂商营收增长也较可观,但净利润增长稍显逊色。

“咸鱼大翻身”,可谓是上游锂源厂商近一年来的线.28亿元,同比增长119倍,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增长479倍。

天齐锂业中报相当靓丽,不过公司也经历了漫长的低谷期。自2018年初至2020年底,碳酸锂价格经历了长达四年半的低谷期。2017年11月,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一度录得16.80万元/吨的价格,此后价格一路走低,至2020年年底,价格跌至4万元/吨。

而天齐锂业,恰恰于2018年以35亿美元价格收购SQM23.77%的股权。为此,天齐锂业背上了沉重的债务,并寻求多方融资。2019年、2020年年报中,天齐锂业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0.88%、82.32%。

2021年开始,碳酸锂价格持续回升,特别是2021年下半年,更是呈现指数级上涨。2021年6月,电池级碳酸锂价格逼近9万元/吨。2021年12月,价格越过20万元/吨关口。春节期间,产业链中游争相囤货,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再度暴涨,至2022年3月,直接突破50万元/吨关口。此后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持续维持在50万元/吨高位。

伴随着碳酸锂价格上涨以及港股IPO,天齐锂业负债状况逐渐好转。2021年年报中,其资产负债率降至58.90%,2022年中报又进一步降至45.55%。

碳酸锂价格的暴涨,致使锂电产业链利润向上游转移。锂矿企业中报的普遍特征是,营收、净利润双双暴涨,而净利润增速更甚。赣锋锂业(SZ002460,股价81.10元,市值1635.41亿元)营收同比增长255.38%,净利润同比增长412.02%。盐湖股份(SZ000792,股价26.48元,市值1438.63亿元)、盛新锂能(SZ002240,股价51.43元,市值445.05亿元)、西藏矿业(SZ000762,股价47.47元,市值247.23亿元)、雅化集团(SZ002497,股价27.95元,市值322.14亿元)、永兴材料(SZ002756,股价130.59元,市值541.55亿元)同样如此,净利润增速高于营收增速。

相比锂产业链,钴产业链则显得相对沉寂。钴是三元正极材料(镍钴锰)原料,在三元电池高速发展时期,钴的火热程度比锂更高。但随着磷酸铁锂电池的崛起,资产市场对钴产业链企业炒作热情骤减。虽然三元电池也在高速增长,但风头显然不在这边。

中报显示,华友钴业(SH603799,股价73.20元,市值1169.83亿元)、寒锐钴业(SZ300618,股价50.60元,市值156.67亿元)、洛阳钼业(SH603993,股价4.95元,市值1069.16亿元)营收同比增长117.00%、37.34%和63.95%;净利润同比增长53.60%、-14.21%和8.19%。2017年锂电行情火热之时,有“二钴”、“二锂”之称,“二锂”是指天齐锂业、赣锋锂业,“二钴”便是华友钴业和寒锐钴业。

如今,华友钴业已与寒锐钴业拉开差距。2022年上半年,华友钴业营收310.18亿元,寒锐钴业营收27.93亿元。华友钴业营收为寒锐钴业十倍。

洛阳钼业则凭借位于刚果(金)TFM项目和KFM项目,在钴资源领域异军突起。不过,其中报中净利润增速仅为8.19%,或因上市公司一季度期货套期保值出现大额负数影响。

好风凭借力。相比上游锂矿企业,大部分中游锂电材料企业净利润增速跟不上营收增速。但磷酸铁锂电池“风头无两”之际,磷酸铁锂正极材料企业也录得较好业绩表现。

磷酸铁锂正极龙头企业当属德方纳米(SZ300769,股价308.80元,市值536.55亿元),2022年中报显示,上市公司营收75.57亿元,同比增长492.89%;净利润12.80亿元,同比增长847.44%。

2021年初以来,大量化工企业跨界磷酸铁锂正极,并规划了规模庞大的产品,比如钛白粉巨头中核钛白(SZ002145,股价7.96元,市值237.03亿元)、龙佰集团(SZ002601,股价17.18元,市值410.65亿元)。但从德方纳米中报数据看,目前这些跨界厂商并未对其业务带来冲击。

促使德方纳米业绩大涨的,是磷酸铁锂正极“量价齐升”。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,2022年1-6月,磷酸铁锂电池累计产量123.21GWh,占总产量59.7%,累计同比增长226.8%。

价格方面,磷酸铁锂正极走势与碳酸锂类似。Wind数据显示,2020年10月,德方纳米磷酸铁锂正极价格一度跌至3.40万元/吨,2021年年底涨至10万元/吨,2022年2月价格攀升至14.10万元/吨。

受磷酸铁锂正极涨价提振,德方纳米毛利率也在提高。中报显示,其毛利率为27.81%,同比增长6.15个百分点。

相比之下,三元正极上市公司虽然营收、净利润也在高速增长,但毛利率水平却在下降。以三元正极两大上市公司容百科技(SH688005,股价99.43元,市值448.55亿元)、当升科技(SZ300073,股价76.60元,市值387.98亿元)为代表,2021年中报中,容百科技、当升科技毛利率分别为14.40%、21.17%;2022年中报,两家上市公司毛利率分别降至12.86%和17.75%。

对比磷酸铁锂正极龙头和三元正极龙头,前者受碳酸锂涨价影响较小,毛利率水平仍在提高,而后者受碳酸锂涨价影响较大,向下游传导价格能力较弱,只能以自身毛利率水平下降来保持产品竞争力。

三元正极价格走势也表明了这一点。Wind数据显示,2020年底,三元811价格为17.55万元/吨,至2022年2月,价格上涨至30万元/吨左右。此间,碳酸锂价格上涨超10倍,磷酸铁锂正极价格上涨超3倍,而三元811价格上涨甚至不到1倍。

其他锂电材料方面,2021年的十倍股、电解液添加剂巨头永太科技(SZ002326,股价27.87元,市值244.30亿元)保持高速增长,营收同比增长67.85%,净利润同比增长417.95%。隔膜行业仍是恩捷股份(SZ002812,股价189.41元,市值1690.31亿元)、星源材质(SZ300568,股价22.77元,市值291.64元)两巨头并立,这两家上市公司在营收、净利润增速以及毛利率水平方面与同行其他上市公司拉开较大差距。

负极材料方面,三大巨头营收、净利润表现不一。杉杉股份营收增速为8.30%,净利润增速却高达118.65%。这是因为杉杉股份剥离了正极材料业务,正极材料业务自2021年9月1日起不再并表。另外,由于负极材料头部客户加速放量,负极出货量大幅上升。因此,杉杉股份在营收增速较低的背景下,录得净利润高速增长。

璞泰来营收、净利润增速基本一致,分别为75.76%和80.13%。相比之下,贝特瑞营收增速为142.47%,净利润增速仅为25.67%。可以看出,贝特瑞净利润增速与营收增速差距明显。

谁为谁打工?2022年上半年,锂电产业链主线还是上游涨价向中下游传导。2022年,新能源车整机厂可谓受够了锂电池的涨价,而锂电池厂商更是有口难言,对上游碳酸锂的涨价怨声载道。

对于上游碳酸锂十倍的涨幅,下游电池厂对整机厂的涨价是温和的。宁德时代(SZ300750,股价468.36元,市值1.14万亿元)董事长曾毓群就曾在2022年一季度电话会议中表示,公司并非没有产业链话语权,而是希望能维护产业健康稳定,不会把价钱加死你(下游),然后赚一笔钱就跑,所以公司提价是很温和的,是为新能源汽车产业做长期贡献的想法。

在2022年7月,曾毓群再度表示:“我们锂的回收率达到了90%以上”。曾毓群强调,目前已探明的锂资源储量可以生产160TWh的锂电池。随着锂资源勘探工作的进行,或许会有更多的发现。电池不同于石油,石油用了后就没有了,电池里面绝大部分材料都是可以循环利用。

“宁王”开撕,“锂王”天齐锂业也不甘示弱,其相关人士称锂回收理论上可以,在商业上还无法大规模回收再利用,并认为宁德时代的锂回收率“实验室应该能做到,但是商业上还没见过”。

从中报数据看,天齐锂业净利润增速远超营收增速。而宁德时代净利润增速却大幅低于营收增速。2022年上半年,宁德时代营收1129.71亿元,同比增长156.32%;净利润81.68亿元,同比增长82.17%。

对比可知,宁德时代营收是天齐锂业约8倍,但天齐锂业上半年赚了103.28亿元,净利润较宁德时代还多了20亿元。电池厂辛辛苦苦半年,很大程度上给上游锂矿企业“打工”了。

锂电池龙头宁德时代尚且如此,其他厂商可想而知。孚能科技(SH688567,股价29.36元,市值314.35亿元)上半年营收增速495.48%,净利润仍是负值;亿纬锂能(SZ300014,股价95.59元,市值1815.05亿元)营收增速127.54%,净利润反而在负增长。

对比毛利率水平,天齐锂业、赣锋锂业分别为80.13%、60.46%,而宁德时代、国轩高科(SZ002074,股价33.78元,市值600.90亿元)、孚能科技、亿纬锂能毛利率分为为18.44%、13.85%、13.34%和14.64%。

注:产业链部分公司为退市和未上市公司,所以未纳入统计;数据来源于Wind,使用前请核对